返回首页
设为首页 | 注册会员 | 经营管理论坛 | 中经网-信息版 | 会员办公室
名师名家  经营大师  浙商档案  浙商动态  两岸经贸  浙商故事  浙江开发区  浙江市场  各地商会 
频道推荐
·女温商在上海开了家智能快餐
·杭州银行铺普惠“版图” 小
·他是方便面之父!破产3次,
·宁波“互联网+护理服务”上
·剥牛皮、吃牛心……李彦宏的
·周晓光等5人入选胡润女富豪
·去年宁波跨境电商保税进口额
·左晖:很多创业者将失败归咎
·赞!这个80后温商投拍影片拿
·投资超10亿 马云参与创建的
浙商故事

目前位置:主页 > 名师名家 > 浙商动态 >

台湾最大豪门家族传人意外逝世,曾把全部身家押向大陆
时间:1970-01-01 08:00
 

  1月21日,前台泥集团董事长辜成允在参加婚宴时不慎摔倒,由3楼跌至2楼半的平台,当场失去意识。随后的近2天时间里,辜成允始终处于昏迷状态,终因伤重不治而与世长辞。

  这起不幸事件不仅令“辜家”再入风雨飘摇的境地,也在接班人问题上留下了大悬念。


  “第一世家”

  辜成允的家族——鹿港辜家,被称为台湾第一世家,在岛内家喻户晓。近代以来,其家族成员不但在各自领域是泰山北斗级的人物,即使放大到整个中华民族的近代史上,也是熠熠生辉的角色。

  他的曾祖父辜鸿铭,是满清时的国学大家,他将“四书”中的三部——《论语》、《中庸》、《大学》翻译成英文,被称为“融汇东西方”第一人。当时西方人盛传一句话:到中国,可以不看三大殿,不可不看辜鸿铭。

  他的外曾祖父严复,是清末中国资产阶级启蒙者之一。他翻译《天演论》,创办《国闻报》,将京师大学堂更名为北京大学,亲任首任校长。此外,严复还发起成立了复旦大学。

  辜成允的父亲辜振甫,则是蒋介石最欣赏的年轻人,他与台湾另一大世家板桥林家结亲,娶了宋美龄手把手带出来的得意门生严倬云为妻。

  辜振甫是台湾头衔最多、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之一,对台湾经济起飞居功至伟。他创办的和信集团,跨足制造、金融、传媒、航运等领域,80年代企业资产便达350亿美元,是彼时台湾第一企业。

  而辜振甫更为大陆所熟知的身份,是他作为海基会首届会长,促成了“九二共识”、开展“汪辜会谈”,改写了两岸30多年对立的历史。有评论称,没有辜振甫,就没有海峡两岸的今天,周杰伦甚至没机会去大陆开演唱会。

  纵横捭阖于政商两届的辜振甫,将辜家带到了台湾最显赫的位置,其家族一度被誉为台湾“第一世家”。

  作为披着金缕衣出生的辜家二公子,未经世事,辜成允就见过台湾各路达官显贵,听过“冬皇”孟小冬的戏,“见证”过百亿台币的大生意。


  意外接班 辜氏分家

  虽然旁人艳羡不已,但辜成允一度与自己的身份紧张对立,因为“别人看到我想起的永远是父亲,而不是我”。

  这是巨富二代的“普遍待遇”。父辈的成就太高,光环将他们裹得严严实实。置身其中,干得好,是理所当然;干得不好,是纨绔无能。至于个人能力,在舆论看来并不重要。

  辜成允曾试图走出父亲的影子。赴美读书时,他勤工俭学,扫过厕所、当过厨子,后又“隐姓埋名”,进入一家台湾企业打工。

  但羽翼未丰的他终究“胳臂拧不过大腿”,1982年,28岁的辜成允应家族要求加入台泥公司,从最基层的岗位做起。

  他用10年时间坐到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,38岁那年,辜成允第一次和父亲坐在同一个会议室里,迎接满桌老臣的审视。他从未忘记当时的感觉:紧张到汗如出浆,打湿了衬衫、又弄脏了西服。

  在台泥总经理的位子上,辜成允谨小慎微,稳中求进,取得了不俗的成绩。但在外界眼里,他的关注度寥寥。

  辜家庞大的事业群里,台泥只是一份子。彼时家族内外“钦定”的接班人是大哥辜启允,辜成允只被要求做好台泥“即可”。

  然而,豪门之路并非一帆风顺。新世纪初,百年辜家风雨飘摇。

  2001年2月,大哥辜启允被查罹患胆管癌,于10个月后病逝。

  辜启允在世时已经接手了家族部分产业,他锐意十足,长期发展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产业,回报颇丰。但是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时,这些曾经备受赞誉的投资,成了烂摊子,集团欠下几百亿的债务,负债比一度高达50%。

  当时,家族和信集团的业务涵盖电力、环保、金融、物流、化工、电信、有线电视等领域。伴随台湾经济放缓、行业充分竞争,家族传统产业的利润大幅下降,投入大笔资金进入的电信、有线电视等新市场,也没有产生预期的盈利。伴随着辜启允病逝,家族财政陷入困境的消息,被台湾媒体大篇幅报道。

  长子逝世、财务危机,高高在上的辜家“变了天”,内部人心惶惶、争议不断,外部谣言满天飞。

  不得已,父亲辜振甫决定靠分家“堵住”非议。他将集团最赚钱、规模最大的以中信金融为核心的金融资产分给了侄子辜濂松,把台泥、中橡等工业资产交给了辜成允。

  分家不久后,心力交瘁的辜振甫多次病倒,遂往美国就医。家中的一切,落在了辜成允的身上。

  47岁的辜成允迎来意外“接班”,此前,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台泥的主人。这家台湾第一家上市公司,是父亲辜振甫创下百亿美元的起点,也是家族大大小小的企业中,辜成允最熟悉的一个。

  但父亲从没有他和说过“接班”的事情,多年来,他的同事、上司都是职业经理人,他们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。辜成允决策有误时,往往会受到更严厉的批评。

  内忧外患间,辜成允没时间缓冲,他决心彻底改变台泥。从基层一路走来,辜成允很清楚台泥的症结:安于现状、人浮于事,企业上下管理僵化、效率低下,守不住优势,迈不开步子。

  2001年,台泥仍旧占据台湾超过50%的市场份额,但是毛利率仅2.1%,创下历史新低,濒临亏损的边缘。一旦这一核心产业出现亏损,其他关联企业很有可能一并崩塌。

  压力不仅来自财务报表。台泥不是辜家的私人产业,董事会有其他五大家族的势力,也有新兴财团,各大家族的股权相差不大。辜家能掌权,关键在于辜振甫的个人魅力与广泛的人脉关系,如今换了辜成允,别人还会将经营权拱手相让吗?

  不指望赚大钱,辜成允唯一的信念,就是辜家不能垮在自己手里。


  全部身家押向大陆

  很快,辜成允拿了一份管理层改革计划书放在父亲面前,希望提高效率、削减成本。辜振甫看了很高兴,但随即眉头紧锁,沉默半响后,他摆摆手说:“台湾经济那么差(当年为历史最差一年),如果裁人,他们去哪里找工作,怎么生活?”辜成允无言,他也知道,在台湾,“辜”所代表的责任,绝不只是做好一家企业。

  妥协后,辜成允在另一点改革上却无比坚持,他要忘掉台湾的优势,去大陆竞争。2001年,辜成允一口气签下了在华南地区投资5座工厂的协议。

  这是他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年,决定押宝大陆后,他的周围全是反对和叫骂,因为产业外移势必引发利益调整并分散管理权力。企业老臣说:“别说大陆的本土企业,台湾的工业都过去10年了,现在去汤都喝不到,糊涂。”

  台湾的水泥同业也说:辜成允疯了!按照常理,台资企业都是等一座新工厂赚钱,再建下一个工厂。5座工厂一块建,闻所未闻。而且,刚刚分家、巨债压身的台泥,拿什么建那5座工厂?

  但辜成允知道:守业台湾是一条死路,去大陆才有新生的希望,去得晚了,更要加大力度、迈开步子。为了落实大陆业务,他壮士断腕,出售家族旗下的和信电讯,获得119亿元新台币现金。

  外面说他是“卖祖产,不孝”,但他说让台泥就此沉沦,才是最大的“不孝”。卖掉和信电讯后,他用这笔钱落实了台泥位于福建福州年产150万吨水泥研磨厂及25000吨级码头的项目。

  在此过程中,一向体面、儒雅的辜成允,变了个人。他经常拍桌子、摔东西,多次流着眼泪和老臣们交心。

  艰难前行间,2003年,台泥投资25亿元人民币的广东英德水泥生产基地开工,一个厂的总产量和台泥在台湾的总产量相当,约1000万吨。随后两年,台泥福建福州研磨基地和码头、广西贵港900万吨熟料生产线等项目陆续展开。

  到2005年底,台泥在大陆的水泥产量和效益双双超过早它10年到大陆的台资同行,挤进大陆水泥行业综合实力前三强,在华南地区位列第一。

  在大陆,辜成允不再是台湾的“世子”,只是个迟到的晚辈。他说:来晚了,就该“道歉”并且融入。他改变了“台泥的一切”,从品牌名、标识,到工厂布局、建造方式,再到执行标准。因为,要“像大陆人一样思考,像大陆人一样办事,像大陆人一样竞争。”

  因此,台泥成了大陆第一家100%使用大陆制造设备的外资企业,是唯一一家严格按照大陆水泥行业指导进行生产的非大陆企业,也是唯一一家被大陆水泥生产商视为大陆企业的非大陆水泥企业。

  如今,在所有外资水泥企业被边缘化的情况下,台泥在大陆超过一半的省份都能拿到行业前三名的成绩。2015年,台泥的规模已经是辜成允接手时的7.5倍,股价是当时的3.5倍,市场和品牌已经遍布世界。

  辜成允“赌上一切去大陆”的战略,如今再无非议。在源源不断的利润支撑上,辜家终结了风雨,维系了台湾大家族的声望和地位。


  辜家的远见与格局

  辜成允“赌上一切”来大陆,很大程度是因为父亲辜振甫。其印象里,父亲一向风淡云轻,很少为生意变脸,他的喜怒哀乐,往往与两岸形势挂钩。

  晚年时,辜振甫常常发脾气,觉得“被利用了”。那时候,台湾当局“蒸发”“九二共识”,陈水扁一边挽留辜振甫,借助其威望,一边发表“台独”言论,破坏两岸关系。

  每当言论“过火”遭来骂名,辜振甫都会被拿出来作挡箭牌。如此境遇,辜振甫忍辱负重十几年,苦等第三次“汪辜会谈”,但终究是没有盼来。

  “父亲非常期盼第三次会谈能够在台北举行,为此做了大量准备工作。”辜成允回忆说。

  辜振甫在台泥总部的15楼修建了一个宴会厅,说等汪先生来了,在这里请他吃饭,安静,没人打扰。“他做了很多努力,但没有成功,这是我见过的,唯一能影响父亲情绪的事情。”

  2005年1月,辜振甫病危,已经不能说话,只能写字。他的手一直颤抖,写句话要半天,歪扭很难辨认。临终前,辜振甫示意要纸笔。子女以为他要交代家里的事情,结果他颤巍巍写了两行字:关心台湾,关心两岸。

  那个瞬间,辜成允发现,他还是没能理解自己追赶了半辈子的父亲,他说父亲是伟大的哲学家、思想家,他的气度、远见超越了那个时代。“他是诸葛孔明,我是他帐前的小兵。”


  “做一点不那么铜臭的事情”

  辜家的格局不止体现于两岸关系。辜成允说,父亲一直告诫他:不要觉得财富是应得的,只有不把自己当成世家,通过学习延续成功,通过节省累积财富,家族才能够传承。

  +

  因此,辜成允的花钱方式和别人不太一样。2014年,他的资产达104亿人民币,位列台湾地区第22位。但是一众“富二代”豪车美女,却没听闻他传出什么桃色新闻。他说,自己身边的朋友,大多是“呆呆”的科学家,业余时间,他和这些朋友待在一起的时间最多,钱也多半花在了科研领域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辜成允在美国“游荡”期间,认识了华人医药专家陈垣嵩。后者给他讲了个故事:一个2岁大的黑人小孩不幸得了庞贝氏病——一种基因缺陷疾病。这种病可以用药物治疗,但因发病率低,没有哪家医药公司愿意投钱研制。

  小孩所在社区筹了一笔钱,给他做手术,但等待的时间太长,钱齐了,孩子也去世了。陈垣嵩下决心研发这种药物,拯救这个群体,可他没有足够的研发资金。

友情链接:
协会介绍 | 关于网站 | 服务条款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2002-2005 浙江中房商业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浙ICP备09093201号-4
  • 意大利政府要解散了?意大利股债齐跌 欧元转跌
  • 加拿大央行维持基准利率不变 对未来加息谨慎乐观
  • 美国一季度GDP下修至3.1%
  • 美国4月商品贸易逆差721亿美元 不及预期
  • 一行两会再释金融开放信号,防风险还需更有效监管
  • 豆粕市场的反弹将暂告一段落
  • 习近平:因势利导统筹谋划精准施策 推动改革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
  • 大豆市场压力增大
  • 年内11次国务院会议涉减税降费 2万亿减负红利释放
  • 2019我国新麦收购形势有些悲观
  • 下调增值税税率首月减税超千亿元 制造业减税最多
  • 科创板跟投制度调研:投行提高承销费可实现风险转嫁
  • 稻谷专场拍卖火爆 行情普遍下跌
  • 欧亚经济联盟峰会在哈举行 扩大国际合作成看点
  • 河南气象服务夏粮颗粒归仓
  • 期指又迎利好:大幅降低这项保证金,私募圈沸腾了,利好三大策
  • 马钢股份:安徽省国资委将马钢集团51%股权无偿划转至中国宝武
  • 面对美终止普惠制待遇 印度:不为贸易特惠牺牲发展
  • 意外“加税”墨西哥 特朗普的操作让白宫官员都一脸懵
  • 全球贸易惨淡的又一个牺牲品:航空运输业2019年盈利预期被大幅
  • 中国宝武将控股马钢集团 产能过剩行业重组提速
  • 热刺输了,但这位6年身价涨了5倍的“亚洲一哥”是全队的希望
  • 广深两地同日增加车牌指标,未来19个月广州节能车摇号中签率劲
  • 安邦重组新方案:大家保险40亿筹资入局
  • 红牛中国世纪纷争高规格开审 核心诉讼将逐个“一槌定音”
  • 康美药业报表再露马脚:一家买掉全国中药材的一半
  • 外资加仓中国商业地产 一季度大宗物业投资超500亿
  • 果价、肉价市场调查:短期波动对餐桌影响不大
  • 跑马圈地后的租赁市场:需求分化加剧,租金上涨势能减弱
  • 人民日报钟声:难道非要撞了南墙才回头,一意孤行必将失败
  • 年轻人失业率达53%  发展经济是南非新政府当务之急
  • 印度经济改革还要啃硬骨头
  • 昨夜穆勒丢下最后一句话,又把特朗普重新推入漩涡……
  • 国产大豆今年种植面积增加1000万亩
  • 中储粮网内蒙古玉米成交大降 国内玉米不会无限制大幅上涨
  • 社科院:各方面动因不支持物价大涨 全年CPI涨幅望略低于去年
  • 经济蓝皮书:预计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6.4%左右
  • 5月30日国际国内金融要闻一览
  • 南方分公司参与全国首例电力现货市场按日试结算
  • 一季度实体杠杆率创新高,政策再调整还需平衡稳增长和稳杠杆
  • 进口减少,绿豆还能涨?
  • 德州电厂光伏发电项目获批复
  • 税费红包落袋:企业减负担 百姓得实惠
  • 炒作天气市 油脂油料期货站上风口
  • 日照电厂多措并举迎战高温天气
  •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
  • 豆粕 有望延续涨势
  • 长城证券推出“长城炼金术”APP
  • 三亚赌场
  • 福彩3d字谜画谜总汇
  •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
  • 银河棋牌游戏
  • 博狗体育